推荐内容

现在位置:博发娱乐场 > 新闻资讯 > 文章内容

公务员醉驾不立案不刑拘 公安分局原副局长被控滥用职权罪

更新日期:2018-04-14 点击:

  (原标题:公务员醉驾不立案不刑拘 公安分局原副局长再被告)

  公务员醉驾不立案不刑拘,公安分局原副局长被控滥用职权罪。

公务员醉驾不立案不刑拘

  南沙区公务员何某勇开公车撞死人后,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原副局长于广辉,指使下属不依法及时立案、不采取强制措施,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于广辉一审被广州中院以滥用职权罪判刑一年五个月,2016年1月刑满释放。日前,于广辉又再次坐上被告席,检方指控其滥用职权,对一宗涉嫌危险驾驶的醉驾案仅做行政处罚。

  于广辉今年61岁,原任番禺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因滥用职权罪被广州中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5个月,广东高院二审维持原判,去年1月刑满释放。然而,于广辉日前再次坐上广州中院的被告席,被控滥用职权罪。

  据指控,2011年8月5日,国家公务人员何健某因醉酒驾驶机动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广州市交警支队番禺大队办案民警经查认为,何健某的行为涉嫌危险驾驶罪,并建议对其立案侦查追究刑事责任。在该案呈送被告人于广辉审批时,于广辉于2012年6月12日违法作出对何健某罚款1500元、吊销驾驶证6个月、扣12分的批示。番禺交警大队据此作出上述行政处罚决定,造成无法追究何健某的刑事责任。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于广辉无视国家法律,滥用职权,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庭审现场:辩称因久不立案 怕被检察院追责

  于广辉对起诉事实没有异议,表示认罪。他辩称,番禺交通大队报给他时的意见是追究刑事责任。之所以做行政处罚的决定,是因为案发时,醉驾入刑才刚开始3个月,没有具体的法律指引,区检察院也没有准备好,有些案件都没有开始收。另外,于广辉称,考虑何健某是国家公务人员,也是执法人员,如酒驾入刑会失去工作,给家庭造成很大伤害,且何健某的醉驾没有造成重大的危害。

  “案发是2011年8月,拖了10个月才送交审批。这个案子本身有瑕疵,如移交检察院,反而会被追究公安机关程序上的过错责任以及为什么不依法立案。所以就按之前的交通法处理,不送检察院了。”于广辉辩称。

  公诉人问于广辉该案有无人打过招呼?于广辉答称,何健某所在的环保局的一位领导有问过这个案件,“主要是了解情况,并没有求情”。他强调,其并不认识何健某。

  公诉人再问:“你还有无其他的酒驾案没有依法审批?”于广辉答:“没有,就上次(判刑)的一件和这一件。我问了副中队长黄某,为什么这么简单的案子拖了10个月才送批,他说忘记了。他有责任,我也有我的过错。”于广辉说。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滥用职权罪的立案标准

  滥用职权案(第三百九十七条)

  滥用职权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超越职权,违法决定、处理其无权决定、处理的事项,或者违反规定处理公务,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

  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

  1、造成死亡1人以上,或者重伤2人以上,或者重伤1人、轻伤3人以上,或者轻伤5人以上的

  2、导致10人以上严重中毒的

  3、造成个人财产直接经济损失10万元以上,或者直接经济损失不满10万元,但间接经济损失50万元以上的

  4、造成公共财产或者法人、其他组织财产直接经济损失20万元以上,或者直接经济损失不满20万元,但间接经济损失100万元以上的

  5、虽未达到3、4两项数额标准,但3、4两项合计直接经济损失20万元以上,或者合计直接经济损失不满20万元,但合计间接经济损失100万元以上的

  6、造成公司、企业等单位停业、停产6个月以上,或者破产的

  7、弄虚作假,不报、缓报、谎报或者授意、指使、强令他人不报、缓报、谎报情况,导致重特大事故危害结果继续、扩大,或者致使抢救、调查、处理工作延误的

  8、严重损害国家声誉,或者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9、其他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形。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符合刑法第九章所规定的特殊渎职罪构成要件的,按照该特殊规定追究刑事责任;主体不符合刑法第九章所规定的特殊渎职罪的主体要件,但滥用职权涉嫌前款第1项至第9项规定情形之一的,按照刑法第397条的规定以滥用职权罪追究刑事责任。

  滥用职权行为与造成的重大损失结果之间,必须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滥用职权行为与造成的严重危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错综复杂,有直接原因,也有间接原因;有主要原因,也有次要原因;有领导者的责任,也有直接责任人员的过失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则是指滥用职权行为与造成的严重危害结果之间有必然因果联系的行为。否则,一般不构成滥用职权罪,而是属于一般工作上的错误问题的,应由行政主管部门处理。